<code id='8B7422E806'></code><style id='8B7422E806'></style>
    • <acronym id='8B7422E806'></acronym>
      <center id='8B7422E806'><center id='8B7422E806'><tfoot id='8B7422E806'></tfoot></center><abbr id='8B7422E806'><dir id='8B7422E806'><tfoot id='8B7422E806'></tfoot><noframes id='8B7422E806'>

    • <optgroup id='8B7422E806'><strike id='8B7422E806'><sup id='8B7422E806'></sup></strike><code id='8B7422E806'></code></optgroup>
        1. <b id='8B7422E806'><label id='8B7422E806'><select id='8B7422E806'><dt id='8B7422E806'><span id='8B7422E806'></span></dt></select></label></b><u id='8B7422E806'></u>
          <i id='8B7422E806'><strike id='8B7422E806'><tt id='8B7422E806'><pre id='8B7422E806'></pre></tt></strike></i>

          首页 狗狗幣 > 正文

          中國第二大普洱茶公司要IPO了:年入5.59億元 毛利率超60%

          imtoken官网 2022-07-04 04:26:28 本站

            投中網   |   喜樂

            茶葉公司為什麽不被資本市場看好?

            話不多說,中国想先提出一個問題:中國資本市場能迎來“茶葉第一股”嗎?

            事情源於5月的普洱最後一天,港交所公告了一條消息:普洱茶公司瀾滄古茶遞交了自己的年入imtoken招股說明書,擬主板掛牌上市,亿元中信建投國際和招商證券國際擔任聯席保薦人。毛利

            這不是率超瀾滄古茶第一次遞交IPO申請,它也不是中国第一家想要IPO的茶葉公司。

            2020年瀾滄古茶曾向上交所提交上市申請,普洱但一年後公司在上會前撤銷了申報材料,年入A股“茶葉第一股”的亿元稱號在上市前夕夢碎。茶企難上市是毛利老新聞了,除了瀾滄古茶,率超已經有好幾家茶葉公司折戟上市途中。中国2022年5月份八馬茶業也衝刺創業板失利,普洱2020年中國茶葉披露了招股書之後至今未有進一步消息。年入

            茶企上市難度大,隻是中國農業公司的一條縮影。本文欲借著分析瀾滄古茶招股書,試著探討兩個問題:

            茶葉公司賺不賺錢?

            茶葉公司為什麽不被資本市場看好?

            年入5.59億元,是中國第二大普洱茶公司

            瀾滄古茶的招股書很有意思,在全書的最開頭是這樣的一句話:

            根據弗若斯特沙利文報告,按2021年普洱茶產品產生的imtoken收益計算,瀾滄古茶是中國第二大普洱茶公司;公司的產品連續四年入選雲南省十大名茶,於2021年更名列榜首。

            這段話很高調,之前瀾滄古茶主動撤銷在A股上市時曾做過一番解釋,大致是因為A股整體審核過程和多變的市場環境具有不確定性,加上瀾滄古茶認為在港股上市更國際範兒,能吸引外資關注。

            我自己翻譯了一下,再考古之前幾家茶企在內地IPO進程遇阻的情況,瀾滄古茶此次主動轉到港股,招股書如此高調,多多少少有些欲蓋彌彰。

            中國第二大普洱茶公司,乍聽上去來頭著實不小,一旦上市成功,瀾滄古茶就是“普洱茶第一股”。然而要論體量,瀾滄古茶要比八馬茶業和中茶股份等茶企小許多。

            根據招股書,成立於2002年,品牌曆史可追溯到1966年,從2019年-2021年,公司實現營業收入分別為3.77億元、4.05億元、5.59億元,複合年增長率達21.7%;同期溢利分別為0.81億元、1.23億元、1.29億元。

            根據公開的數據,以2021年為例,瀾滄古茶年入5.59億元;八馬茶業年入17.29億元,是前者的3倍多;中國茶葉在2019年的收入就已經高達16.28億元。

            從體量來看,瀾滄古茶體量並不大。從銷售渠道來看,瀾滄古茶非常依賴經銷商。

            瀾滄古茶是一家以普洱茶生產、研發和銷售為一體的綜合茶企目前,公司旗下有1966和茶媽媽兩條產品線,滿足不同消費群體的需求。

            其中,1966是瀾滄古茶的經典產品線,也是營收主力,提供生熟普洱茶產品,麵向普洱茶愛好者和資深茶友;從2019年-2021年,1966產品線營收為2.71億元、2.99億元、4.14億元,占總收益比重為71.8%、73.8%、74.1%。

            茶媽媽主打紅茶、白茶和調味茶等其他類型的茶葉,並采用袋泡茶、杯裝茶等不同的包裝形式,麵向大眾消費者。營收占比20%左右。

            這些收入隻有7.5%來自線上網店。

            截至2021年12月31日,瀾滄古茶擁有534家線下門店,其中26家為自營門店,508家為經銷商自營的門店。於2019年-2021年,公司經銷網絡中分別有649名、566名及531名經銷商,貢獻了總收益的83.5%、79.0%及80.3%。

            也就是說,興致勃勃21世紀新世代,瀾滄古茶依舊是一家很傳統的農業公司,依賴的是傳統渠道,線上線下並沒有打通。

            此外瀾滄古茶還在招股書中提到一條風險,它的存貨日漸高漲。從2019到2021年,存貨分別為4.14億元、4.7、6.36億元。對此,招股書裏寫的是,“若無法有效管理存貨可能會對經營業績、財務狀況及現金流量造成重大不利影響。”

            以上這些信息,我大概了解為什麽瀾滄古茶在並沒有受到阻礙的前提下中止A股上市了:它的核心競爭力並不足夠耀眼到可以打動內地的投資人。

            高毛利,但難上市

            賣茶葉的確賺錢,而且是高毛利的生意。

            根據瀾滄古茶的招股書,從2019至2021年,公司的毛利率分別為58.7%、70.4%和65.9%;淨利潤則分別為0.81億元、1.23億元和1.29億元。動輒超過60%的毛利,在茶行業並不稀奇。根據中茶股份之前提交的招股書,從2017到2019年,它的毛利率也都超過了60%。

            但它們很難講大故事。

            中茶股份曾在招股書裏總結了中國茶企的現狀:行業集中度太低,企業多而分散,缺乏現代經營理念,未能建立現代企業管理製度。

            此前八馬茶業曾3次申請IPO,深交所還曾對八馬茶業的研發收入、創業板定位進行過問詢,一些業內人士認為盡管茶企現金流尚可,但行業通病太深,除了八馬茶業之外,鐵觀音、華祥苑、謝裕大、四川竹葉青茶業等多家知名茶企均闖關失敗。

            天圖投資管理合夥人、CEO馮衛東曾對投中網表示,“對於茶飲行業,此前大家還都在講小產地與小產區的故事,碎片化嚴重,很難成大器,隻有走到標準化的路徑上,再加上與服務相結合的體驗,才能講述大故事。”

            一位專投消費的投資人則直接對我說,茶企科技含量太低,都是老一派的發展思路,與其投資它們,不如投投新型茶企“更有搞頭”。他還對我說了一句話,“這些傳統茶企內部太複雜,不適合VC/PE。”

            在這些茶企中,瀾滄古茶倒也完成了幾輪融資。招股書顯示,深圳景邁新實業合夥企業(有限合夥)最早認購了瀾滄古茶4.29%的股份,共青城凱易恒正投資管理合夥企業(有限合夥)、浙江國信投資管理有限公司董事鄭文平也兩次參與認購,分別共認購了瀾滄古茶4.52%的股份。

            在2022年5月23日,董事會主席、時年72歲的杜春嶧和總經理王娟作為一致行動人,分別持有18.07%、13.22%股份,疊加杜春嶧的丈夫石躍持有2.66%、杜春嶧的女兒石艾靈持有6.12%股份,以及王娟控製的廣州天速信息科技有限公司持有7.89%股份,共有47.96%的表決權,為瀾滄古茶的控股股東。

            資本不愛喝茶?

            細看這些茶葉公司的招股書,可以發現他們內部著實複雜。

            以號稱中國最大的鐵觀音生產商和銷售商之一的八馬茶業為例,該公司是一家家族企業,控股股東和實際控製人是一家兄弟,分別為王文彬、王文禮、王文超、陳雅靜(王文彬妻子)及吳小寧(王文禮妻子)。

            這家茶葉公司幾乎撐起了福建泉州的資本姻親。

            王文彬的女兒王佳佳,是高力集團控股有限公司的實控人高力的妻子;王文彬的兒子王焜恒的嶽父丁世忠是安踏體育的實控人,2020年王焜恒與安踏體育老板丁世忠的女兒丁斯晴結婚;王文彬的女兒王佳琳的丈夫周士淵是七匹狼實控人周永偉的兒子。

            八馬茶業、七匹狼和安踏體育都發家於福建省泉州。

            關於“資本不愛喝茶”的聲音在茶行業很響。中茶股份依然還在A股排著隊,但它最後一次招股書更新是在2021年2月20日。而港股市場,龍潤茶於2021年7月退了市,隻剩天福集團依然堅挺。

            在一級市場,根據天眼查數據顯示,2020年至今與傳統中國茶企相關的融資僅有14筆,拿到融資的以小罐茶、茶裏ChaLi、茶小空等袋泡茶新品牌。其中茶裏已經完成了8輪融資,GGV、京東等都是其投資方。

            上述投資人同樣認可資本的這條邏輯,用新品牌新企業新人來重新做茶行業,或許更容易解決茶行業“有品無類”的問題。

            這位投資人還認為,作為茶葉大國的中國,市場規模達3000多億元,這個市場值得被資本看好,問題太多,隻適合重來一遍,從根兒上創新。(文/喜樂 來源/投中網)

          文章地址:http://www.nqxny.cn/news/74b199914.html (转载请注明出处)
          免责声明: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,与本网站无关。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,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、文字的真实性、完整性、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,请读者仅作参考,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。